yabovip25

  早前有消息称,南安普顿俱乐部的竞购者不止莱茵体育。路透社曾于今年2月报道,中信证券联手材料业巨头正威国际集团拟以2.46亿英镑竞购南安普顿,对莱茵体育构成潜在挑战。加之目前外汇管制趋紧的背景下,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之路并不顺利。

yabovip25

  莱茵斥资80亿投资的体育小镇位于杭州萧山浦阳江生态经济区,包括体育产业智造园和特色体育体验区两大项目。其中,特色体育小镇体验区将由莱茵体育自行投资或引进投资80亿元负责规划、建设、运营,此次的投资力度比足球小镇项目翻了4倍。

  因此,莱茵体育虽然采用PPP模式与政府合作进而获取了众多优质资源与项目,但其2016年年报显示,在对体育资源的掌握及相关运营未来将成为其核心竞争力的情况下,体育行业仅占公司营收总比重的0.46%,房地产销售及能源贸易销售仍是公司利润的主要来源。

  不过,事情的转机仍然出现在4月17日晚间,其时莱茵体育大股东莱茵达集团发表声明称,此次交易结构已从上市公司调整为由实控人直接收购圣玛丽足球集团有限公司80%股权,目前上述收购正有序推进。

  不过,事情的转机仍然出现在4月17日晚间,其时莱茵体育大股东莱茵达集团发表声明称,此次交易结构已从上市公司调整为由实控人直接收购圣玛丽足球集团有限公司80%股权,目前上述收购正有序推进。

  4月16日晚间,莱茵体育公告表示,由于停牌期间国内证券市场环境及政策发生了一定变化,且实控人在停牌期间尚未完成对圣玛丽足球集团有限公司80%股权的收购工作,因此决定终止重大资产重组。莱茵体育同时表示,公司股票17日起复牌,至少2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莱茵体育这次“大手笔”投资选择与地方政府平台围绕地方体育产业项目建设展开深度合作,实质是基于提早布局体育产业以及扭转体育运营板块的不利局面的考虑。

  近5年的数据显示,中国体育产业的平均增长率约为16%,远高于GDP增速。从两者结合的角度上看,体育产业与房地产业融合力度将加大,房地产业供给侧改革的形态下体育产业作为供给侧形成一个重要突破口。

  而就在足球小镇落户不足两个月,莱茵体育又于4月17日公告宣布,公司与杭州市萧山区浦阳镇人民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合作建设运营浦阳特色体育小镇项目。

  因此,有市场人士就认为体育产业的烧钱程度以及投资回报周期之长,在某种程度上使“玩家”的资金实力经受着非常严峻的考验。其间,成本、时间都是两者融合之中必须考虑的因素。

  在此情形下,莱茵达为实现“体育梦”,从2015年把“莱茵置业”改名为“莱茵体育”后将近两年多时间里,开始把房地产业从主业务上剥离出去,转攻体育产业并致力于打造自己的IP,同时通过“结合体育、文化、互联网元素”构建体育生态圈和“2大核心体系”等战略,深入挖掘体育盈利模式。

  高继胜曾坦言:“我是学体育的,对体育有研究,也感兴趣。”他指出,中国现在的城市人口大概是6950万城市人口,大约四亿平方米的空间,但体育空间少。

  3月伊始,处于停牌的莱茵体育就发布公告,公司已与杭州市桐庐县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拟出资20亿元在桐庐县建设国际足球小镇,继恒大和苏宁之后在杭州落子首个国际足球小镇项目。

  因此,莱茵体育虽然采用PPP模式与政府合作进而获取了众多优质资源与项目,但其2016年年报显示,在对体育资源的掌握及相关运营未来将成为其核心竞争力的情况下,体育行业仅占公司营收总比重的0.46%,房地产销售及能源贸易销售仍是公司利润的主要来源。

  莱茵体育这次“大手笔”投资选择与地方政府平台围绕地方体育产业项目建设展开深度合作,实质是基于提早布局体育产业以及扭转体育运营板块的不利局面的考虑。

  一年多的时间,莱茵体育已与丽水市、彭州市等地方政府建立战略合作,在全国20余座城市实现了体育业务布局,而这种把体育产业和房地产业进行有机嫁接做法又衍生出体育地产的概念。莱茵达的体育小镇和黄山国际户外运动基地正是典型案例。

  近5年的数据显示,中国体育产业的平均增长率约为16%,远高于GDP增速。从两者结合的角度上看,体育产业与房地产业融合力度将加大,房地产业供给侧改革的形态下体育产业作为供给侧形成一个重要突破口。

  因此,有市场人士就认为体育产业的烧钱程度以及投资回报周期之长,在某种程度上使“玩家”的资金实力经受着非常严峻的考验。其间,成本、时间都是两者融合之中必须考虑的因素。

  莱茵斥资80亿投资的体育小镇位于杭州萧山浦阳江生态经济区,包括体育产业智造园和特色体育体验区两大项目。其中,特色体育小镇体验区将由莱茵体育自行投资或引进投资80亿元负责规划、建设、运营,此次的投资力度比足球小镇项目翻了4倍。

  体育地产以地产为依托布局体育产业,从而形成一个两者相辅相成的体育地产圈。如何延长体育圈里的地产“半径”则是创造更多的利润增长空间的关键所在,但这也是传统房企在转型过程中突破“体育+地产”模式发展将面临的难题。

  这些举动或许未来能为莱茵体育在体育业务盈利情况不理想的局面下“扳回一局”,因为自从去年10月为筹划资产重组宣布停牌以来,莱茵体育收购英超球队南安普顿一事未能突破。

  在此情形下,莱茵达为实现“体育梦”,从2015年把“莱茵置业”改名为“莱茵体育”后将近两年多时间里,开始把房地产业从主业务上剥离出去,转攻体育产业并致力于打造自己的IP,同时通过“结合体育、文化、互联网元素”构建体育生态圈和“2大核心体系”等战略,深入挖掘体育盈利模式。

  然而,这份声明没能帮助莱茵体育止住市场疑虑,4月18日白天股价继续创新低,收于11.95元。

  与众多加入养生地产、商业综合体等新兴业态领域传统房企不同的是,莱茵达选择了布局体育产业作为转型的突破口。

  高继胜曾坦言:“我是学体育的,对体育有研究,也感兴趣。”他指出,中国现在的城市人口大概是6950万城市人口,大约四亿平方米的空间,但体育空间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